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裔的轨迹 > 第六十五章 情绪发泄 二合一

第六十五章 情绪发泄 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真是的……奥利巴特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呢?”
  
      一边思考这个问题,一边在这栋内部充满金属质感的建筑物里走动着。
  
      最早他不过以为是玩笑。但是现在看来,奥利巴特三番五次地问自己这样的问题,毫无疑问是真的有这样的想法。最要命的是,海利加自己也发现自己对于艾尔芬有朦胧的好感。
  
      这可真是件不太正常的事情。
  
      只是,如果自己此时此刻是孑然一身,了无牵挂的状态,对于这样抛下来的橄榄枝毫无疑问没有不接受的道理。艾尔芬本身贵为皇女,是皇室之后,又是几乎锁定下届皇帝的塞德里克的亲姐姐;她本人的性格也是活泼随性,丝毫没有一点身为皇族的架子;祸水级别的外貌和声音也就不用多提了,最重要的是她并不是一个花瓶,而是完全担当的起皇族名号的,有担当的新时代的女性。
  
      但是,问题就出在这些优点上了。
  
      自己并不是了无牵挂的状态自己身后还站着菲呢。那是另一个走进了他生命中的少女,而且他一直以来都是把她当作唯一的灵魂伴侣,并且刻意和其他女性拉开一定距离。虽然他知道以菲的性格大概根本不会在乎那些,但是他还是觉得应该给予这样最基本的尊重。
  
      然而艾尔芬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走进了他的内心,并且一如当年的菲,不可思议,悄然无声,但是就是怎么都忘不掉。
  
      一般来说,遇到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办呢?
  
      作为埃雷波尼亚帝国的贵族,他原本不该有这样的烦恼的。道理很简单,帝国的法律允许贵族拥有多个合法的配偶,即使目前来说有很多新兴的势力反对这种他们看来古板的政策,但是实际执行起来也并没有太大的干涉力度;再说不仅是在贵族圈内,在一些新兴的资本家那里,类似的情况也是经常发生,对于这些有钱有权有势的人物来说,这点程度的争议也能够轻易摆平。但是海利加遇到的情况比较特殊:艾尔芬是皇族。
  
      在海利加的心中,菲的地位无可取代,任何人都不行。但是自古以来,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皇族的女儿下嫁到别的贵族家中,却不是那个名义上的正室的道理。就算艾尔芬再通情达理,对于这种事情恐怕也是很难接受的。再说,退一步讲,就算艾尔芬理解和妥协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程度,那也势必会在事后遭遇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那样的话,也是需要在乎的事情了。他可不想让菲或者艾尔芬中的任何一个人因为这样的事情而遭受这种没必要负担的风险。
  
      一边胡思乱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事情,一边慢吞吞地踱步,海利加最终来到了一扇被严密看守的大门面前。
  
      “呼……算了,先不想这些麻烦的事情了。”
  
      看着眼前被重兵看护着的,自己此行的目的地,海利加摇了摇头,重新确定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您是海利加克霍兹威尔先生吗?”走到门前,两名看守着的宪兵对此并不意外。克蕾雅上尉早已对他们有过通知。
  
      “是的。”海利加点了点头,“那家伙……还在里面吗?”
  
      “是啊……不吃不喝,怎么问话也不回复。”士兵说道,“持续很久了。”
  
      “你们没有对他动粗吧?”海利加似笑非笑地问道。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犹豫了一下,那名士兵平静地说道。
  
      “没什么……开门,让我见见他。”
  
      比起外面那如同要塞一般的铜墙铁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这监狱的内部看起来倒是要友好得多了。
  
      透明整洁的防弹玻璃,极具金属质感的牢笼,以及相当整洁的环境如果不是那到处分布着的高清摄像头,以及沉重压抑的氛围,估计都不会有人想到这里是监狱。
  
      根据之前奥利巴特的说法,这里之所以修建得如此超规格,是因为这里原本是用作处理被怀疑为是共和国方面的间谍的嫌疑犯的。如果他们扯皮,造势搞什么虐待犯人之类的谣言,到时候折腾下来也不好说。所以干脆就把监狱修建得上档次了一些。
  
      基迪恩此时就坐在最里面的一间牢房里。这里的每间牢房都离其它的牢房有着一定的距离,而平时更是会有狱警巡视,犯人之间一般都被严令禁止交谈唯一的消遣,搞不好就是什么时候有饭菜送来而已。
  
      虽然是比帝**军餐好不到哪里去的水平。有发霉块的黑面包,煮的没味道的豆子汤,诸如此类。
  
      “……”海利加看着眼前被自己生擒了的男人。之前那副意气风发和狂傲早就不知道消失去了哪里,整个人的眼神之中就只有黯淡的情绪,似乎灵魂被人一下子抽空一般。手上和脚上用于限制活动的镣铐上非常干净,看得出应该是没有过太过激烈的挣扎。擦得明亮的牢房桌上放着一份饭菜,但是看起来完全没有被用过。
  
      听到大门的声音,基迪恩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看到海利加后又低下头来,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知道你很不甘心被捉。不过,谁让你最弱呢……没了那根笛子,你什么都不是,迟早也会被当成弃子扔掉的嘛。”海利加对此早有心理准备,知道基迪恩此时会对任何谈话都采取否定态度。
  
      后者听了这话之后,似乎轻微地颤动了一下,但是没有发出声音。
  
      “……就算没有在这次被捉住,你迟早也会被当成战略上的弃子……看你这么受打击,这大概是你自告奋勇地最后一次请缨了吧?没想到搞出这么大的阵势,最终就只有你这个被掩护的主力被擒获了……心里很不好受吧?”
  
      “……”听了这话,基迪恩恶狠狠地看了海利加一眼,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帝国的压榨结构,目前来自于新兴的资本和老旧的贵族体系,而这两者之间的冲突也正在加剧。”海利加叹了口气,一字一句地说着,“这样的冲突,将有可能是未来持续很多年的帝国的内部矛盾……能说出这样睿智的话语来,如今却在这里做难看的垂死挣扎……唉,命运这东西真是让人捉摸不定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